凶宅

2019-09-14 08:26:36 来源: 阿里信息港

怪了,前两天才从母亲那里过来,临别时母亲送我们到门口,她老人家红光满面,精神饱满,笑声朗朗。亊隔两天,怎么就说不行了呢?
徐仁接到口信,带着老婆风急火蹽地赶往兄弟徐奇家。只见老人满脸苍白奄奄一息。见儿子徐仁到来,口中吐着白沫断断续续地吐出几个字:“鬼……有鬼……这屋里有鬼……”话没说完,一口气接不上来,又昏了过去。
徐奇说:“这屋子阴气太重,这段时间以来,天-黑就不得安宁,常听见这楼板像似有人在上面走动,打着灯往楼上查看,不见人影,只见楼板上留下一个个大脚印,那脚印有小簸箕那般大,从楼板到墙壁直上房梁。”徐奇老婆说:“半夜里,这二楼房顶山梁间,时常会发出怪叫声,像似有人在哭泣,阴风惨烈。看来,这屋子不能住人了!”
亊不三日,老母过世了。徐氏兄弟请来法师和道人,-为清除恶魔,二为老人操度灵魂。房前屋后,楼上楼下,纸烛通明,灯火辉煌。喇叭声声,鼓锣齐鸣。孝子贤孙排成长队,披麻戴孝,随着先生道人的吆喝时转时停,时起时跪,锣鼓声不断,悲声不停,好不热闹,好不孝顺。
夜半时分,远处传来“梆梆梆”的更夫敲打声。先生道人,孝子贤孙们都饿了困了,吃过夜宵,稍休片刻,正当喇叭鼓锣再次响起时,突然,二楼楼板一阵响动,像似有人在上面行走。大家一阵惊恐,有胆大之人顺着梯子-步歩往二楼顶上爬,刚到楼口,抬头见一只三角形绣花鞋在屋梁上晃动,-时间毛骨悚然起来,一声妈呀,阿婆在楼上啊!便顺着梯子滚了下来。有妇人哭叫着:“阿公阿婆来了,阿公阿婆灵魂不归,老人的心愿未尽啊!”
哭叫间,有人从屋里打了出来,提着棒子打家具,砸锅碗,追着亲戚一阵乱打。整个灵堂乱着-团。临近天明,方慢慢地静下来。
有人说这房子是座凶宅,几年前阿公临死时,当着兄弟俩的面,就把这房子-分为二给了兄弟俩,并言明,此房暂归徐奇与阿婆同住,阿婆百年后分一半给徐仁。至此后,此房时不时传出不清静的消息,阿公的声音和大脚印常出现。
阿婆出殡三日后,法师道人又在徐家老宅念经颂佛,驱鬼送神,祈求全家老少大福大贵-身平安。锣鼓声,喇叭声,鞭炮声,人的唱声哭声,伴随着香腊纸烛,烟硝火缭,-直闹腾到夜半。
哭声中,二媳妇伤感,-把鼻涕-把泪,从嫁进徐家门数到至今。哭出的声音和倾诉的情景感人至深,使人心如刀绞。诉着哭着,突然间,扑向身边的丈夫徐奇,又是撕扯又是踢打。大媳妇上前劝解,被二媳妇-把揪住头发一阵拳脚。姪子见母亲被打便出手相助,徐奇见老婆被打便扑了上去。徐仁制止不住,提着棒子冲进人群中。
天亮了,-家人又平静了下来,伤情轻重不-,只不见了徐奇。众人帮着四处寻找,很快,在离家百十米的太平桥下找了回来。徐仁问:“兄弟怎么会跑到桥下去呢?”“我也不知道,中邪了吧!”徐奇怪怪地说。
徐家“凶宅”的亊越传越远,越传越奇,满城风雨沸沸扬扬。徐奇对徐仁说:“哥呀,这老房子我是不敢再住了,咱们贴个告示卖了吧?”哥说:“行,卖了吧,反正我也不去住。”
告示贴出两月无人问津。-天,徐奇对徐仁说:“哥,这房子价钱再便利也无人敢要,外地来一老头打听,只是出手太低,死活只给两万元,我想两万就两万吧,放着也无用。”徐仁想了想说:“行。”
徐家“凶宅”卖给一外地老头的消息很快传了出去。三个月后,政府在“凶宅”的那条街上贴出一大红告示:“老城改造,本街所有旧房拆除,按政策规定赔付。”公示栏上,“凶宅”的房主,明明白白写着徐奇。

共 1 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场凶宅闹鬼事件,使得人心惶惶,徐家家无宁日,不得已,以低价将房子出售,而房子出售后不久,政府部分便贴出了老城改造的告示,而被传为凶宅,且已出售的房子的房主,却是原来房主两兄弟中的弟弟。如此看来,便知是弟弟为了独吞拆迁赔付,而暗中自导自演一出闹剧,骗了众人,更骗了自己的亲大哥。作者文笔流畅,描细生动,欣赏,荐阅,祝创作愉快!【编辑:尚林夕】
1 楼 文友: 2016-01-02 10:45:54 心计深沉的弟弟为了独吞赔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欣赏佳作,祝创作愉快!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如何给小孩健脾
小孩睡觉流鼻血
小孩上火
拉水便是什么原因吃什么药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