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想在长城上涂鸦的捷克人

2018-12-06 20:58:14

想在长城上涂鸦的捷克亾

印刷更妥善地处理自己的作品,看起来精美和细腻,足以挂进画廊。Pasta 的作品明显能看出60 年代美国广告招贴的影子,他喜爱安迪·沃霍,喜爱老的007 电影,不喜欢政治或社会主题的街头艺术。

早的涂鸦总是和政治表达联系在一起,捷克也不例外。捷克首都布拉格圣约翰医院骑士团的围墙是一面着名的涂鸦墙,花花绿绿的字母和图案不知道被覆盖了多少层,鲜明可见的是各式各样的列侬头像。这面“列侬墙”见证了捷克的“天鹅绒革命”,也见证了许多在深夜踩着滑板呼啸而过的身影。

正是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一些涂鸦作者趁着夜色毫无顾忌地在墙上以及地铁和火车车厢上作画,踩着滑板伴着心跳在警察的追捕中逃逸。Point 也曾是他们中的一员。他双手抱臂做出一个很厌恶的表情:“我被抓过好多次,在警察局里蹲到天亮的感觉可不好受。”Point 15 岁开始涂鸦,“那时是1993 年,还没有互联,涂鸦是一件神秘的事,也很刺激”。不过他很快就不满足在一条街上涂满自己的名字,而琢磨起那些简单的图形,如圆形、椭圆形、正方形之间的关系。他十分在意比例和透视,热衷于创造几何图案和字母的立体形变,描绘建筑顶端的俯视感,看起来像受过良好的建筑教育—事实上也确实是这样,只不过他半途退了。他指着自己一墙的作品照片,从上至下地回顾:(这是)“非法的”,“合法的”,“非法的”,“非法的”……好像在唱一首Rap。他现在的身份是一名抽象画家,创作立体作品,也创作大幅平面画像。他已经可以在白天正大光明地搞“街头艺术”了,在他眼里,“涂鸦更像是城市民俗”,他喜欢的一部分上海就是静安别墅的老弄堂和麻辣烫夜市。

Tron 是几位艺术家中英语的一个。他曾周游过欧洲和世界,曾像朝圣一样去了涂鸦的起源地纽约。“无论你在曼哈顿的摩天大楼之间还是郊区的公园里,常常能看到大师级的作品,这种感觉妙不可言。”但他的是巴西。“在里约热内卢绘画是很棒的体验,因为有很多空白的墙壁。他们很珍惜世界上新出现的一些彩色的东西。”这唤起了他高中时代和同班同学一起涂鸦的兴奋感。1992 年的时候布拉格还没什么涂鸦,到处是水泥墙和冷战时期留下的灰色调墙面。“巴西的涂鸦很特别,在一个不用拉丁字母的国家,却在模仿西方风格造字。”他觉得真正的涂鸦始终只会留在街上。它会被警察擦去,被新的涂鸦覆盖,被时间刷洗—但这才是涂鸦的意义所在。被移入画廊,就成为一件艺术品。“在中国,人们建造了一座没有尽头的长城,就等着可以开始在上面画画的时机。”Tron 说。

兑换现金的捕鱼游戏
做投标书
松下蓄电池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