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蜻蜓飞过的地方

2018-11-05 09:51:39

蜻蜓飞过的地方

孟铁和陆水结婚以来一直想要个孩子。这个想法在他们谈恋爱的时候就产生了。那个时候,他们还在读铁路中专,陆水说如果有个孩子一定要像洋娃娃一样给它打扮得花枝招展,孟铁说如果有了孩子一定要像小狗一样拴在自家庭院。

中专毕业后,陆水分在了北市的车站当了值班员,孟铁却分在了郊区的一个小站工作。距离没能阻隔他们,陆水就时常坐上两个小时的通勤车到小站看孟铁。等到了规定年龄,他们就结婚了。孟铁嫌两地工作,跑来跑去太辛苦,一直想调到陆水所在的北市。想着想着机会就来了。孟铁因为工作出色,被上级看中,即将调入北市,而在近一次身体检查中,陆水又怀了孩子,真可谓双喜临门。

陆水的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等到不得不在家呆产假的时候,可忙坏了孟铁。他每天除了辛苦地上班,还包揽了买菜、做饭、洗衣服、收拾屋子等所有家务。陆水看着心疼,就和孟铁商量去乡下老家修养。开始孟铁不同意,可陆水总是唠叨说家乡那个山清水秀的小山村有益于胎儿的生长,而且妈妈也会照顾得比孟铁更周到,然后又抱怨这里的空气怎么污浊、噪音怎么让人心烦等等,孟铁就被说得动了心。

陆水临走的前一天晚上,孟铁给她做了丰盛的晚餐,其中有一盘肉炒白菜。陆水净挑白菜吃,她心想把肉留给他吃,可孟铁竟然毫不领情,和陆水争抢白菜吃。不多一会儿,整个盘子里只剩下鲜艳的瘦肉了,气的陆水鼓起了嘴巴。孟铁却满不在乎的样子,把剩下的肉都拨进了垃圾桶,算是给陆水一个深刻的教训。

睡觉的时候,月光从窗口温柔地飘进来,轻轻地洒在床上,很美。孟铁用双手垫着脑袋,憧憬地对陆水说:“我想用一生的时间写一部小说,记录咱俩的爱情,可是叫什么名字好呢?”

“蜻蜓飞过的地方!”陆水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

“为什么?”

“你知道我家乡有条小河,从小到大,在没有离开之前,几乎每个傍晚我都会到河边洗衣服。那时夕阳照着水面,有点点的浮萍和轻轻掠过水面的蜻蜓,简直美极了,我希望我们的爱情也象那个样子!”说到这儿,陆水的脸上绽放出一个灿烂的笑,那样甜蜜,身边的孟铁也被感染了。他把她拥在了臂弯里,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柔声说:“我们睡吧,明天你还要赶路呢。”

第二天早上,陆水几乎是被孟铁推上车的。她哭哭啼啼地拽着他不肯上车,弄得孟铁也禁不住心酸起来。好不容易把她哄上车,听见站台的铃响了,陆水又挪了下来,在他的脸颊上吻了一下才匆匆上车了。伴随着一声清脆的长笛,列车启动了,陆水就那样一动不动地趴在窗口,双眼紧紧地盯着孟铁,恐怕一眨眼对方就会没了踪影。孟铁也静静地站在那里,任列车渐渐远去,直到彼此消失在眼底。

回到家里,没有了陆水,一切都显得没有生气,孟铁不停地安慰自己:这又不是什么生离死别,过不了多久,陆水就回来了。

可是孟铁想错了,陆水再也回不来了。她从自己洗衣服的河边跳下水,去救那个在水里挣扎的孩子。她本来水性极好,只是身怀六甲,显得非常笨拙。刚把那个孩子推到稍浅的地方,陆水发现自己的周围已经满是红红的血水。

“我们的孩子,孟铁,我对不起你……”刚想完这些,她就昏厥在了水里,在水淹没她的地方,有只美丽的蜻蜓轻轻地掠过。

孟铁放弃了被调动的机会,仍留在那个小站,就是送走陆水的地方。他常常一个人在站台上望着远去的铁轨发呆,下雨天里,他也披着雨衣在那里矗立,而且手里会有一把花色的小伞,那是陆水曾经用过的。

活性炭过滤器
泄爆门
阁楼货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