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人物姚晨淡定的野心

2019-05-04 10:28:43 来源: 阿里信息港

封面人物 | 姚晨:淡定的野心

姚晨不是个快步子的演员,十年时间,她走走停停,虽然每一部作品都拿得出手,却多少显得“产量不足”。高质不高产,让她在这个浮躁且惯以数据去量化个人价值的市场里显得有些吃亏。

与一个众人眼中充满机遇和诱惑的时代正面冲撞,姚晨并非不计得失。她只是不想在生命的年华里,违心地取悦别人,拧巴自己。她当然有再战江湖的资本,只是不确定应该与欲望同谋。与其急功近利地去争去抢,她宁愿走慢点,适时地踩一踩刹车,做一个单纯的演员,普通的母亲。

姚晨:淡定的野心

/林天宏 采访、撰文、统筹/李茹涵

摄影/吕海强 化妆/唐子昕 发型/唐甜

北大的李零教授说过,他做学问有个原则:“既不跟知识分子起哄,也不给人民群众拍马屁。”

作家杨葵把这句话收入他的文章,以警惕这个时代中那些惯以“讨好”、“胳肢人”为目的表达。杨葵这一竿子打下去,落水人无数:“大到鸿篇巨制,小到一条微博。”那种有事没事爱在文字中抖点机灵,眼巴巴等着别人点赞的心思,都难逃奚落。

姚晨喜欢杨葵的文字,尽管她未必不在其中躺枪。2014年年底,拍陆川的《九层妖塔》,在零下19度的敦煌,在被飞沙走石打得摇摇欲坠的帐篷里,她蜷在火炉边,读完了杨葵的《坐久落花多》。大杨葵在书中教人怎么写文章,但不是以枯燥无味的方式。姚晨边乐边看边琢磨,“汲取养分”也“整理观点上的共识”。

这个拥有7821万粉丝,被人冠以“微博女王”的姑娘,在经年累月的140字创作中,哪儿能没有点困惑?

有挺长一段时间,姚晨怕自己变成一只“别人一叫好,就兴奋开屏的孔雀”。她说:“人突然间,被那么多人关注的时候,就像公孔雀,当它看到有人在看它的时候,会啪地展开自己的尾巴。突然间,你的虚荣心会让你想表现点什么,就是老觉得,我应该说一些什么上档次的话。”

姚晨当然希望在自己的公众表达中,获得更多人的认可。但她也老早就意识到了“取悦”的危险。她不喜欢取悦别人,尽管这可能是大环境下多数人的惯性做法,但她还是希望自己的表达是独立的。无论是在她的微博里,还是在她的表演中。

演员的本分

陆川觉得,在选剧本方面姚晨有某种洁癖,“这可能是她的作品一直质量很好,但产量不高的原因。”

姚晨说,她当然也想多出作品,但是“一到挑剧本的时候,又不想为难自己”。“我还是想挑一些自己有感觉的戏去试试,毕竟拍一部戏好几个月的时间,对于女演员来讲,每过一年都是黄金时间。既然要花几个月,你还是希望能够跟你觉得值得的角色、喜欢的人在一起工作。”

譬如她参演《九层妖塔》,在陆川看来就是一次既冒险又自我的选择。陆川和摄影师曹郁是老相识,算上《可可西里》《南京!南京!》,拍《九层妖塔》已经是他俩的第三度合作。但从朋友的角度,他知道大姚一直挺避讳和老曹在同一个组里工作,“倒不是怕别的,他俩就是担心夫妻档会让组里其他人有压力。”

机缘巧合,姚晨在家偶然看到老曹留下的剧本,一下就被吸引了。

《九层妖塔》不失为陆川编剧生涯中一次脑洞大开的实践。他把小时候自己读儒勒·凡尔纳和各种志怪小说点燃的旺盛好奇心,融入到鬼族世界的架构中,赋予了天下霸唱《鬼吹灯》之外新的体系与疆域。这个带着点科幻气质、被陆川重新构建起来的世界,吸引着姚晨。而女主角从杨萍到Shirley杨表演上的巨大反差以及在国内有限的工业条件下做一部好莱坞A类水准的商业片的欲望,都没法叫姚晨拒绝。

陆川打心眼里希望姚晨能加盟,但作为朋友,又不得不指出其中的风险。“你真的想好了要把所有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吗?”其实那段时间,姚晨也接到了与《九层妖塔》同题材的《寻龙诀》剧组的邀请,而后者无论在关注度和投入方面似乎都难分伯仲。“这是一个挺现实的问题,如果她和老曹一人在一边,可以想象是个双赢的局面。而且人家那边的确也很好,陈国富是个很认真的监制,然后善子

过氧化氢价格
brother缝纫机
魔芋种子
本文标签: